人生的意義

人生的意義?

這算是我從寫日記以來,所導出最大的結論了。為了引證,過程太過複雜,況且如今也無啥餘力將紙本再重打一次,所以往後斷斷續續再加增吧。(有點 Mr. 6 的味道。)
這…沒錯,是意識型態的灌輸,尤其因為我相當的偏激,所以不同意的人十有八九,不想聽的當我廢話;相信我,您不用我說,讀到一半就會自動轉到下一個網站。但請注意:本文經過多次增刪,以「一篇文章」來說需要作統合。惟在下不準備如此做,而希望留下走過的軌跡。若您恰好有一杯咖啡的餘暇,真有心要看,從頭看到尾可能是比較合適的。否則跳到後頭「人生價值寓於評鑑」一節看應當也足夠了。

到底人生,或是說生命的存在有何意義?這是我們身為能思考的個體所幾乎不會錯過的問題。雖然有的人還在思索中,有的自以為找到了答案;無論如何,這問題的詳細解答甚至和心智的個數一樣多,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一套思想;所以我在這若非要找出甚麼,最多也不過是統整一下比較廣泛而出名的說法。假如參考當下坊間一些積極正面的相關小品書籍,很容易得到這樣一個答案:生命就是要追求幸福。這「幸福」並不只是狹義的「對當下以及可能的未來感到滿足」那種的,而是包括物質、生理方面的,如創造美好的預後、懂得感恩而滿足於自己當前的生活、事業家庭上的成功;有心理上的,如愛、了無遺憾後悔、自由、永生或來生;除此之外也包含精神智慧層面的(道、崇高的價值和目標),如超自我實現張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蔣介石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使全人類幸福)、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當然,以我的角度來看,這些不過都是「人會去做最『好』的選擇」這基本條件之延伸,不論是追求真理、求功名財富或滿足生理心理欲求、享受平靜恬適的生活,都是當事人於當下覺得「最佳」的抉擇。以這個角度來說,人生的目標是成為富翁或救世主並沒有差別;雖然依照 Edward Deci 等三人的說法兩者都不一定能為人帶來滿足:Rochester 大學的研究指出財富、美貌或名望反而可能使人不快樂。說得更真確些,錢非萬能,但沒錢卻萬萬不能。在現代社會,經濟的自由自主只是「幸福」的必要條件之一罷了;過了豐腴的門檻,就沒那麼大意義。依從這份報告,縱使有些人可大聲說「幸不幸福得看精神上的滿意度,而非外在物質要素的追求。」但這某方面來說也表示了,自我實現事實上是種自我欺騙:當你有理由說服自己你很滿意時,那你就是幸福的。這在周遭的人都不以為然時固然如此;更甭提若連環境都認可「你很幸福」的狀況下,當然沒人敢懷疑。所以,我們可以比較「笑貧不笑娼」與「純淨僧院」兩種社會,對幸福的定義以及其對個人的影響各如何。也因此,或許我們並不需要太過在意到底幸不幸福。這(從某個角度說來)不過都是種假象。事實上,幸福恐怕沒有公式,或者說更明白點,我們根本連什麼是幸福都沒有辦法好好地定義。[補]

這世上原來沒有什麼價值觀以及其所衍生的是非對錯等概念。甚至沒有「真理」,人們唯一能倚靠的是所生存的這世界;而究其原因也不過是人們無法違逆之。
所以我們下意識的將世界上看似亙久不變的,稱作「真理」。而有些人叫他作「天道」。
有很多時候,世界其實並沒有決定什麼,但人們常常自作主張的衍生出各種各樣的「定律」或「道理」,選擇了他們,並深信不疑。例如世界並沒有規定生命非得有個終結,也從未定義何謂生死。但是從來沒有聽說有「長生不老」這回事的人們自以為人終必死。於是能透過生殖而流傳的基因看起來就有點「人定勝天」的味道,似乎在激勵著人要努力。殊不知其根本沒有違反什麼,說到頭也還不過是按「天道」而行。
世界甚至沒有規定強者勝,所以力量不總是能代表一切。但人們總是很驚訝的看到柔能克剛,因為這種事不常發生。
同樣的,世界從未有過幸福的定義,可是人們還是一味追求「幸福」。亦沒有關於民主就是對的,或專制就是錯的等等規定。而人們只是自顧自的,將自己的理想歸功給了世界。
2009/6/4 18:42:15補

思想體系的理想條件

所謂體系,包括科學 model(以 The Grand Design 的用法)、理論、價值觀或思想、主義等,這些並沒有絕對單一的歸結點。但人們所信奉的這些價值觀或「道理」,皆應遵循下列條件。
自洽
自圓其說無矛盾是最最基本的條件。邏輯上的正確是人合理化認知的重要部分。無論是任何說法,包括神、佛、靈魂存在、權威啥的,都必須先通過這道門檻。自己都說不過去的,又如何說服他人?
此條件傾向於滿足所謂的「先驗」推理,除非連我們建立形式系統的能力都是後驗的。例如,我們所能造出的形式系統無法排除「經驗」而存在:不同大腦結構可能造成不同的形式系統,而兩種意識因為缺乏必要的生理結構,甚至無法認知對方的形式系統。換個角度說,在另一個「宇宙」中,可能存在人類大腦無法理解的「邏輯」和「數學」、以人類理智「不可說」的「道理」。
若此體系需要 apply 到多個對象,則體系於所有成員皆 apply(人與人交換身分地位與任何先天條件、經驗)之後,仍能不生衝突。擴大此條件,相當於 universal law。亦即在任何情況下,對所有規範到的事物,皆應採用同一套標準,而不允許特例(如因人設事)存在。
緊密契合真實
對某些形式的理論來說,僅須不違背事實、符合所有已知的現實。亦即、即便那不是真的,但我們以為那是真的。
當然,若想建造個長壽的理論,這點是需要避免的:不能光是與當前所知現實(後驗知識)相符,還得考慮未知的真實,甚至包括我們對現實的解釋方法。畢竟我們是透過觀察來認知世界,縱使能建立一套客觀的標準(例如定義某個波長範圍就是什麼顏色,使不同人也能精準辨識色彩之異同,不致出現「我說這是藍,他說這是綠」。),總不真能 touch 到事物的實存本質。不同主體的認知可能不同,而觀察方法本身的謬誤也可能造成對現實理解的差異,因此我們才需要討論 epistemology。除了不與真實相悖之外,增加符合真實世界的強度,通常也表示此體系相較於其他的更容易被接受。例如體系的預測力就被認為是判斷僞科學的條件之一(參見 2011/8/22 16:44:53):越能解釋原先未知的觀測結果的,表示與現實之契合度越高;這包括以體系推論衍生出「應該要有」的結果。世上總有太多我們尚未知曉的真實。即使依照 Occam's razor 我們不好默認他們存在(更不可將未知或未驗證之事物當作推論前提);但一個好的體系描述的應該是事物的本質,而不是依觀察結果看一個改一個,因此應當盡可能產出這些真實、使之成為體系結論的一部分。
但光是能預測,還得防止「怎麼說都是你(改變對體系的認知、規定與說法等之後)的話對」這種情況。我們總不能滿足於一個每每遇到新問題,卻總是朝令夕改的體系,正如我們不能相信言詞反覆、閃爍其詞的人。因此,雖然不是必要條件(意指這並不造成決定性的一擊),但為了更為契合單一標準、提升體系的強度,理想體系應當盡可能沒有轉圜餘地。例如:
以易於理解與掌握的機制,精確解釋現實。
描述命題本身精準不含糊,符合程度高者較容易勝出。因此理論出台前應該先用 Occam 那把剃刀刮一刮,去蕪存菁一下。相對像鬼神之類,非為人類自己可以掌握的機制,通常條件相對就會弱一點。
沒有太多空間以增添、更動要素
自由度太高、改變空間太大,就算改到與真實完全相符了,也沒有其價值。因此除了提高檢定力,為了防止後來再強加條件,體系應當降低自由度,提高 coverage。
具有被證僞的可能
能夠解釋所有觀測結果的終極體系,要不是完全符合任何真實(本身就是真理),要不就是即使認知與真實有差距,也總能不矛盾、不強加條件的隨之調整並成長。順帶一提,我相信科學雖不中不遠矣。但可惜的是人類尚未達到至真至善的全知程度,因此理論總是帶有缺陷。聲稱自己完善的,相較於其體系果真終極完備(自洽又涵蓋一切),更可能僅是種無知狂妄。
一個具缺陷,且(理當)具有不隨意更動、非牆頭草性質的體系,為了自洽就不應當否決自己具缺陷的可能性。是以這一條可說是檢核體系是否有改變自己以趨附真實之能力的基本方法。
可行且最有效率
若這是行為準則、SOP,那麼除了論點切實、手段必要且正當外(參考立論的方法@時事#1),還需要具備可行性(可完成是最基本的,越容易施行越好。)、有效(能達到預期效果且副作用小)。像是認同人們侵害他人以滿足自己,在人不偏好失去、死傷的情況下,就不是普世通用的方法。同樣的,無條件揮霍所有以享樂,在我們需要維持人們老後基本生活品質的情況下,也是不應該的標準。而允許人們掠奪環境不可再生、耗竭性的資源,最後將導致人類自取滅亡的話,在人們或是環境中其他生物不偏好死滅的情況下,同樣也不是長久之計。這時候這些方法就不可行。除了可行,還應該採用最有效率,且最有成效的方法。更有效果且廉價的方法通常會自動會取代沒效的。
最好再達成共識
不為大環境所接受、達到共識的話,可能會有大麻煩,例如被追殺。達共識的方法如主動的以利害關係、以同理心、說道理等方式說服眾人,讓人們都同意。顯性的可服從大環境的制約。隱性的雖不一定與整體的意見相同、卻仍可相容而不衝突。
其實就人與人的相處來說,達到共識甚至會比存不存有矛盾更重要。人類演進的過程,是拿著邏輯與圓融的體系作為工具,去達到共識。而無法被推翻的共識,就成了規矩、風俗、道德倫理以至法律。
所以在這裡簡簡單單的說明結論:只要滿足上列的說法、理論、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都可以是人生的意義,都是「好」人生觀(特別用引號標示,是因為這並不見得是真正的「好」,而可能僅是種表象;非放之四海而皆準、古今中外全通用的。標注假象、或有特殊意涵之詞句,是我行文的習慣。),以及好的主義、思想、價值觀或意識形態。因此理論的發展流程應先符合環境、有必要時並包含周遭人能接受的價值觀;後求自洽。而事實上自圓其說是很容易的,依照 Gödel's incompleteness theorems,我們的思想體系要具有自完備性與一致性並不能以自身體系證明,而需要其他系統來 cover。(注:這邊提出本理論有可能是不合適的:普通情況下人生的道理邏輯強度很可能不夠。畢竟我們連公理化人性都還沒架構出來,因此上面的說法只能當作是個不恰當的類比。不過後面提到「空」的部分還是可以成立的。[補]詳細請參考 A World Without Time[補])你問我,不是「真理」才是我們所應推崇的嗎?哼哼,這就是癥結所在了,因為我們總是只能自認為已經掌握真理。OK. 所以,讓人死就是爛意義嗎?但當死能成為解脫,能解放當事人以至家屬時,這時讓他痛痛快快的離開不是更能讓人鬆一口氣?因此有是否能容許安樂死安寧緩和醫療之爭。而對某些人來說,人生的意義則不在於生死。生也好,死也罷,只要他心目中的目的達成就夠了。戰爭呢?為什麼偶爾只能以戰爭來換取和平?是該從頭到尾支持和平,或是逼不得已以衝突之後的勝者為王來換取平靜?因此,更「好」更「正確」的意義固然是全人類都認同的人生觀念,但很可惜的,這就像宗教一樣,你奉為寶的別人當屎看。以這種想法,就算全人類都信佛信基督,我還是只有表面順從。因為,不同的意見太多了;像是佛教也很好,不過不是每個人從小到大生活環境都能過得像佛陀或活佛一樣,具共同的成長歷程,悟到相同的事。

而在這個表面之下,隱藏的是更為黑暗的基礎。(套句普通人的話是這樣。但其實在我來說是光明哦。)為何只要說得通,阿公阿媽都是對的?這表示了只要能夠達成妥協,不存在標準答案。人文世界中,符合所需的答案太多了,不像自然科學或人腦中概念的數學。而另一方面,考慮到究竟是什麼基底能讓人如此隨心所欲去建造時,令人不太想承認的現實就浮上檯面。C++ 的 OOP 中有種虛擬函數,只是宣告了個形式,接下來的內容愛怎麼發揮就怎麼發揮。只有這種函數能讓人如此自由。基本上,假如基底本身就有些無法改變的東西,亦即有些先天的限制,那麼是不能讓人愛怎麼建就怎麼建的。也就是說,如同亞里斯多德所言,我們所能作的並不是掌握自然界背後那終極的「道」,而只能藉由排除法,求得個看起來最合乎道理的規則。事實上我們能作的並不是找出真理,而是找碴,以及決定(或是說選擇)什麼是對的。人當然能相信自己具有神性,但「相信」並不能帶來符合環境的真實,因為當一切合乎常「理」時,我們唯一能作的,還是抉擇。而這行為已經被證實受到我們的過去以及環境太多的影響。從上一段我們發現這些最基本的限制的確存在,但也不過是能不違背事實、自圓其說,並能為大環境所接受;而這到底表示什麼?這些東西完全沒回答我們對人生的需求及探求。假如濾掉毫無關係部分,剩下的就是空無。因為啥都沒有,所以隨人說。那就像建房子,只要建起來能遮風避雨,遇到地震不會倒的就叫「好」房子。
讓我們再說得清楚一點。的確,世界上存有多采多姿的事物,(美妙不美妙是另一回事,因為這是需要藉由「心」去論定的。)但若是說到我們所追求的那種意義,卻是不存在的。因為,存在本身不需要意義。所以論到我們所追求的那種意義,我們所得到的只是空無,因為我們連基準點都沒有辦法抓住。沒有立足點,自然無法再去說有沒有、存不存在。只是,我們的思維卻會冀求著存在的意義,並且將所有行為合理化:因為我們就是這麼認識世界的。合理化之認知方法、注定無法看清全局的短視、人性的缺陷如自證預言(傾向相信自己的期望)與人類思想天生囚禁於自身認知體系等等因素,都使得人無完美,而現在的我們只能承認、看清或稍作改進,而無法根除這些無明
話就點到而止。再看上面的條件。「符合事實」,還包括一些必然的準則,例如生物及自然都朝向當下自以為「好」的方向發展。(注:NLP 也有類似的假設[補])這邊的「好」並不是指質量較優良的,而是指較為「恰當」的。(まあ、這麼說還是太籠統了。)或許是「比較優勢(有『利』、最『好』的選擇)」,或許是相較之下符合自己價值體系的「正義」。就算外人不了解當事人為何會有這樣的行為,但在其本身(包括意志、生理或物理性)來說總是有其因。或更廣泛的說,機制。因此我們受到威脅時會寧可屈從、扭曲原則以保全生命,而有人則會任自己養成所謂手機強迫症(行動電話抱整天)或數位科技強迫症(或作软瘾、依存症、焦慮症,參考还吾庄子首段討論。)。自由意志或許沒有那麼自由。無論我們如何去抬舉,自由意志就是這麼運作的。不說大自然,光生物界就很明顯,尤其是能自由思考,具有「我只做自己以為好的事」CPU 的人類,只希望過更好的生活。你以為行善有多偉大?假如沒有「行善是的」先入為主,誰行善啊?同樣的,假如不是「為惡有利」的想法,壞人也都不見了。這也點到而止即可。
順帶一提,上面冯冠军文中提到「自願交易對雙方都有利」,可能加些「自由意志下」的但書比較好,畢竟吸鴉片也是自願的。不過,光是自由意志恐怕不夠;如上所提,人是短視的。總是換個屁股換顆腦袋,總是千金難買早知道、萬金難買後悔藥(or 萬般無奈沒想到)。

來批批假佛教——假如那些人真如我所想像的那麼膚淺的話:就算今日世界不「空」,永恆存在;就算大家終能成佛或是享極樂,那對我仍是無意義。舉個小例:有一天,鄰居中了一億,他很高興,但那又與我何干?我還是活下去,就這麼活下去。想法較為簡單的:鄰居中了一億對我無意義。同理可推鄰居得到 Nobel Price,自我實現,當了總統等。假如鄰居給了我五千萬,這就有意義了嗎?不,給就給吧,生活過得更好?更好就更好吧。那又如何了?OK. 角度放寬點,置生死於度外的人:任將軍的鄰居下令殺我?那就殺啊,我就死了罷了,這整件事仍是無意義。將眼界加寬,就算有佛在享即樂度眾生,有個全能的神閒來無事捏泥巴,我們及神又算什麼?這一切都不構成意義。除非,除非將眼界縮小,開始計較一些東西:「永恆對我很重要」,永恆成了意義。「生命很重要」,具有精神價值;人命成了重要意義。自我實現很重要,於是那成了人生追尋的意義。錢…懶得說了。當眼界放寬一切都不計較時,永恆、極樂、靈魂及神佛都已不具意義。當然,假如這種狀態就叫「佛」那我是無話可說,(應該不可能…以我所知極為表面的佛教。)不過事實上就是:這一切都是無意義,即使無因果無善惡,空還是空。(上次在火車上聽一位法師講,佛教必不能無因果,據我所知也是如此。)
有些人相信有位公正的裁判,會讓人的一生吃的苦與享的樂(耳に障るなら、「幸せを感じてる程度」に変えても良いぞ。)相同,所以他們人生的意義就寓於「先受苦,後享樂」。姑且不論這到底是對是錯,我們先來看看有關「有意識」的神是否存在的議題:雖然對「意識」的定義可能千差萬別,但以「我們所希望」的神來說,這大部分是指「具理性與人性」。而現在科學已經證明,人之所以能作出判斷,具有「理性」,其實和我們這副臭皮囊脫不了關係。雖然我們常說要捨棄這身臭皮囊,但我們真正該認清的是,自己就是臭皮囊。也就是說,沒有絕對的、且是我們所熟知的「理性」這回事,我們都受制於過去的經驗與現時的生理狀態。很顯然,以這個角度來說,如希臘雅典神話中具愛恨情感的神不過是人們想像中的造物。以另一個角度來說,姑且不論某些無神論者「假如神真的存在,為何他們都只存在於傳說經典內,而不顯現在現在的我們眼前?」的言論,讓我們來想想,果真有一個「絕對理性的神」存在,那他應該如何作抉擇?例如,天堂與地獄,或是輪迴轉生真的有必要存在嗎?而他又應該如何應付看似純真,其實不過是為生物性所侷限的祈禱?以這個角度來說,假如神真的有辦法 deal 這些事件,他絕對不是我們所想像的,一個具有「人性」的神;也就是說,他的抉擇方法不會依照我們的「常識」。因為,以人的做法來說,有太多問題無法自圓其說。例如,大家都知道有時候善意的謊言對於處理事件來說是比較「人道」的作法。但,一個(我們以為)不能撒謊的神,是否能達到「善意的謊言」這個結論?人性是由生物性加上人格特質而成的,對人來說,這是無解的。也許有人說,「只要心懷善意就好了」,そもそも、絕對的「善」到底存不存在?那又會是什麼?我們至今都無法說明。要找出解答,除非褪去人性。另外,我們現在已經有好幾個版本的神了。包括佛、道、基督、伊斯蘭、祆教等等雜七雜八一堆。哪個版本才是真実?假如我們有辦法將各大教(神、佛的部分)精神層面統一,那真的就能說是「真理」了嗎?岐異將會不斷,因為這本來就是公說公有理的東西。所以,一個具有「意識」的神,其存在不能自圓其說,起碼在「我們所希望」的神這個範疇內。那不同解釋方法的神呢?我想,這就得要看到底把「意識」作何解釋;這問題就和問「神」到底存不存在是一樣的。(關於這問題的討論尚可參考 The Astonishing Hypothesis。)

那麼既然我們不能冀求一個祈願能「上達天聽」的神,甚至於無法確定來生或天堂地獄的存在,「先苦後甘」的行誼到底還有沒有意義?假如我說「那完全不能達到『後甘』的預期」,使大家產生「這樣的話,我不如來當個享樂主義者吧。」似乎也是個罪過。以較為達觀的看法,「先苦」雖不能期望「後甘」(本來就不能這麼條件交換了),但還是有其價值存在;這就像「假如世界上大家都是善人」的情況一樣。只是,有效果歸有效果,千萬別期望那有多明顯。
就因為事實是這種狀態,所以想如何自我設限,如何創出種「自我的意義」,只要符合基礎遊戲規格,都是可行的。人生也才這麼數十百年,不這麼做,活著還有啥意義?(笑)而這基礎遊戲規格,我叫他做「天道」,(反正神已經成為空殼,這個性質相近,借來用。)亦即「神」或「(假佛教的)佛」,你愛稱啥就是啥。這觀念有點像「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因之,我的解答就出來了。這種情況下,就算真的有靈魂,真的有具意識的神,稍加修改理論仍是能成立。雖然這問題到我離世大概都不會有個了結,但最起碼現有理論及所知現實強烈指向永恆的靈魂及具意識、或全知全能的神不存在。
同樣的,以現實面來說這也只是個可能(我用詞一向不喜歡專斷)符合遊戲規格的說法,想聽就聽,(應該是不會有才對,現在人們大多具有自己的思想了…吧。)只是部分聽不進也請參考一下,我非常歡迎有興趣的人來信討論。
注:有些人希望我說說我自己的立場。我本身如上述,覺得人生沒有意義(但並不覺得大家都應該這麼認為)。於是,人們會覺得這根本是虛無主義的論調。但這裡的言論並不認為生命是痛苦或結果是悲觀的;更不認為我們有權或應該以強力的行動實證。因為這樣的行為只會造成 Herbert Spencer 相對於 Darwin 適者生存理論最後(為他人利用所)導致的後果。舉例來說像是社會達爾文主義、優生學、僅僅講求實效與手段而沒有原則等等的功利主義者。

2001/9/22 11:25PM (~1700字) - 11/8 11:07PM, 2004/6/20 9:6「有意識的神」, 2005/5/18 22:46生命就是要追求幸福(間斷加增修改中)
有時,我也會想,既然我會得到這樣子的結論,世界上比我聰明的人那麼多,為什麼現在卻幾乎看不到這樣子的主義流傳?我只能簡單的猜測,那可能是因為幾種原因:或許我只是孤陋寡聞。或許知道的人覺得這太簡單了、覺得世間的人沒必要知道(知道了又能如何?對廣大群眾來說,不如不知道。)、覺得人們還沒能力處理這樣的思想(要為所欲為,也得先有相當的認知與覺悟才行。像是地球少女アルジュナ中的「抉擇」說,假如被不清楚地人斷章取義,說不定會以為我是世紀大魔頭吧。)。也或許,就算有人說了,也沒人覺得這是真的。
當然還有種可能,這是只有我才會導出的結論。所以,沒其他人發現是應該的。你想的沒錯,我壓根兒就沒想過「結論是錯的」。因為,假如我真的錯了,也不應該是現在,而理應老早就發現了。(或是應該說我乳臭未乾。)另外,縱使我有錯,我也不是不會改變自己的立論的…吧。(最近連說這句話的自信都沒有了。)只是,我之所以還活著,除了因為活著與死去都不再有差別外,或許就只是為了賭上這些微的可能性罷了。…這樣說會不會過於矛盾呢?也許,我應該可以起程向下一站前進了。
2004/5/6 7:14, 5/8 22:32

我是目光如豆沒錯。原來要講的尼采早就在「上帝已死」提過了。不過我的想法與尼采的不完完全全相同就是。
說道存在主義與虛無主義,假若其差別是克服虛無主義才是其終點(方能產生意義)或這才是存在主義的話;那麼如前述,我認為雖然人們大可積極的探索冒險、找出自己的存在意義並自我實現(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人本來就應該這麼作。);但更需要知道的是,無論怎麼想,這些指向性的東西都不是絕對的。另一方面人們又是如此珍視自己經過一翻寒徹骨所找到的,因此才需要尊重其他意識,才需要謙虛自重自律、追求無愧於心;因為他人甚至不會認同你,因為你所珍重的(指向性目標)也不是絕對真理。目光如豆的我們總不知道下一刻,包括我們已不存在後的未來,會不會出現什麼令我們難以置信的驚奇,甚至完全顛覆我們當下的常識。也不會知道現在我們視作理所當然的行為,將來某一天可不可能成為我們自己都無法饒恕的罪大惡極。雖然我同意人生充滿抉擇,但相較於沙特存在主義的「人必須為他的選擇負責」思想,我認為「選擇」這行為本身沒有責任。獅子會作選擇,蚊子也會。但身為「人」的道義之心有,這才是責任(感)的來源,也是我們所稱的人性:當我們脫去這些世俗道德、會感受到「公平正義」以及「過意不去」的外衣時,我們就不會在意責任問題了。
另外,如之前文章曾述,我並不覺得人有「絕對」的自由。而確實「不選擇」也是種選擇,但我認為其價值也是人本身所定義的。這其中可以不需要有足以產生意義的責任問題。
2010/9/6 00:13:25

上面提到的主要是以個人來說的情況。在 2008/11/11 討論隱私權與公眾利益之間衝突如何平衡時,還論及了人類整體的存在意義,想想還是放來這邊較為恰當。下面的討論著重在「平衡衝突」這一點上。
請注意:下面所提已經有更進一步的說法。請續讀下面人生價值寓於評鑑假說。

人類種族的存在意義

人性存在矛盾;我們總是不時會碰到不知該怎麼處理的事務。確實,有時我們可以套用前人一些睿智的準則。例如論語 衛靈公中,孔子就告訴我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當然,如同在こなたよりかなたまで亡念のザムド中提過的,現在的我們都知道這句話更好的詮釋是:人所欲者方施於人。不過這還不是最好的。像是 The Cult of the Amateur 中所言,人們最喜歡的不一定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尤其在人被感情、利益衝突或欲望等(更糟的還有不具備全知全能造成的短視近利。這點無法彌補。)蒙蔽的情況下。個人(甚至是體制)與種族間最大利益的關係還不只是全球暖化與降低資源消耗這些表面上很明顯的衝突。有時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觀念卻不怎麼正確。例如性越多越安全開場文中的例子就表明,不是說按照我們做遵循的道德體制宣傳節慾,知道放肆會帶來嚴重後果的都潔身自愛了,就能遏止性病蔓延趨勢。若要一位平時嚴格把持的人開放一點,他得病的機率卻稱加了(雖然普通人因此有了快感);同時風流的人要滿足的機會恐怕也少了。這本書的論點固然不見得是對的,我也覺得關於他在第二章中的討論應該先看看 The Story of Stuff;資源有限而慾望無窮。但我們卻不能斷言這種可能性絕對不存在。(However, 看這文章總令我回想起 ef 中提過的,壞男人易虜女人心。這只能表示我很明顯的還放不開。)因此有時即使傷害了對方的感情,還是更應該以對對方有利作為行為的評判方法。我在姉恋模様中使用的就是這個標準。即使如此,在對象眾多時,依然很難完全滿足每一個個體。當規則與人性不一時,我們該選擇哪邊呢?或許輿論與道德可以用來改善法律,但我們總會遇到矛盾,例如每個人都希望多佔一點資源,但資源卻不夠的時候;或舉我最喜歡用的例子,自己家旁邊要蓋焚化爐時。我想,果然還是規矩(制度)重要吧。不過,這邊指的是最完善情況下的準則,而不是惡法。換句話說,解決的途徑並不在一成不變、參雜了過多特殊團體利害關係的法律,或是某些即時性的利害考量。我個人認為,人類整個種族存在這地球上的意義、我們應該遵守與追求的,可能是像「盡可能維持環境(除了生物與非生物,其中不用說,還包括族群個體一同。)永續的最大利益」之類的原則;要解決這種隱私衝突問題,從這個較為長遠的角度來看,也會是比較恰當的。這可能常常與「人道」相悖,其原因很多時候出於人的短視。例如以這標準,人口的大幅降低可能就是比較「正確」的事(見 2010/2/25),但大多數人無法承受。
當然,說到頭這些都是在「宇宙中生命存在的特殊性(因此有必要加以保護)」的前提下致使的結論。若不在乎生命啥的,那其實如同上面以及スクラップド・プリンセス所提,どうでもいいんだ。
上面描述的是「意義」。其他關於最高行事準則(應該怎麼做)的討論,請見 Watchmen
2008/11/11 1:30:27, 2009/3/29 21:14:8補, 2009/12/7 12:58:46移

人類/人生價值寓於評鑑

接著可說是我對 meta-ethics善惡從何而來」問題,基於主觀的小小習作。延續上面以及 Watchmen 的討論;看了トライガン,洗澡時再度想到人生意義的議題,於是又經過一番思考後,覺有所悟。我當前的想法是,人生沒有意義。(這句有點像 moral fictionalism 的主張,「承認道德屬性在本體論上的虛無」啊?當然,要這麼說,就得要有超脫一切,包括自己與親友等 in-group 的生命之覺悟。)硬要擠一個類似的東西出來,也只能是行為準則,或是有些人喜歡把這當該走的道路、指引
當我們說人生的「意義」或「目的」,以至評述誰的人生比較有成就時,其實我們多是指一個評鑑的基準;能鑑別我們做的是好是壞,存在有無價值。(不用說,這個基準應當是自洽的,且非投機主義。)既然要評鑑,當然就要有區別。這也就是說佛電脳コイル中所說,「意義」的意義。當評鑑無法區分出差別,自然就沒意義了。依照我之前所認知的,佛教提倡要去除分別心與執著心(人法二執等)。無分別心,則不應當認為哪個評價標準比另一個好。所以,我猜測一個包含「無我」這條教義而圓融的佛教體系,一樣會不求「存在的意義」。而頂多只有行為準則。(如印順法師人生的意義何在所言。但我認為,「肯定人生」或「不要辜負這一生」其實屬於個人抉擇範圍,並非「不這麼做邏輯上說不通」的真理。在這邊我還希望能尋求邏輯上的圓融。)ま、這是題外話了。
雖然我們要求評鑑,但這世界並沒有定義何謂善惡好壞;能夠作出鑑別的是認為某些差異有其重要性的(看法、立場,歸根結柢則是慾望,或是說偏好。)。因此重點就在能得到最高評價的部分。以此說來一個可採用的基準是:在評鑑所指涉之點,對(評鑑項目)所關聯的整體,能得到整體最佳加權評價的行為。聽起來這極為接近結果論,甚至可說是其變種呵。另一方面又像是提倡與環境和諧共處的綠色政治:若要把評價延續到環境整體,永續發展不就是很重要的原則了嗎。說這是「人生意義」的定義,還不如說是個邏輯上的原則,是可以套用到其他評鑑方法上的綱領。簡單具體的說,「人生的意義」就是做到對一切所關聯到的事物最好的選擇。但要仔細說明則繁雜多了。
首先得要界定詞彙範疇與意義: 接下來還有幾點在實際操作時需要注意的: 以之來解釋為何人們對「人生的意義」這個議題有這麼多的分歧,我想主要原因為所界定的範疇不同。例如下面提到的幾點:
對「所關聯整體」的定義不同
我們無法完全放棄親疏,站在全域(號稱「神」)的高度、達到真正的兼愛。就算我們想要,思慮的短視使得我們看不清真相,而情感也促使我們常常只 care 身邊的人。君不見「父為子隱,子為父隱」方為倫常,過度忽視裙帶反而會被謂作不通人情。
就算忖度能涵蓋全人類,我們所做的決策通常也不會考慮整個生物圈,更甭提要大到銀河系或是大宇宙等、甚至更遼闊的整個環境。且如同 2004/12/30 所言,親親為大是不可避免的,我們生存的社交條件不容許我們實現真正無差別的對待任何人。我們會把與自身有關聯的分作 in-group 以及 out-group(參考社會心理學),並且忽視 out-group 的處境與感受。畢竟對我們有影響,或是我們所能影響的,大多是我們身邊的人事物。生活在臺灣的我們,恐怕一千人中都找不到一位,能每一天都在意盧安達大屠殺更甚於午餐吃什麼的。相同的,非洲人民不會每天想到在臺灣的我們。這造成的結果是,每個人對整體的定義不同,自然所得出的評價方法、結論也就各異。惟考慮整體環境聽起來雖不切實際,卻是一個好的評鑑方法所需要具備的。因為個體一味追求自身的利益,不代表整體就會得到最大幸福。最佳的例子是我們的短視,造成環境惡化(如極端氣候),反過來傷了我們自己。而如前述,各種因素會相互影響。就算忽略某個因子,說不定在另一個我們沒注意的地方,卻出現了蝴蝶效應。(哎、所以說這定義擺著好看、聽來舒坦,卻食之無肉啊。)
對「最高加權評價行為」的項目與權數定義不同
雖然理想是關照到每一個向度、對各方面作加權評價,但當前的人類有著很大的限制。我們通常不能很好的作出加權評價,而僅能將重點聚焦在少數項目上。其重心可能是(生命的、意志的,或存在過造成文明的)特殊性,可能是理性(如就事論事、成熟的態度而非人身攻擊)抑或感性(如感情、人性尊嚴等精神方面的寄託,追求無悔人生、心滿意足的快樂與永續的幸福感。因此才會生出有情眾生的說法啊…)。當然還不缺以信仰、利他、利害關係、成就大我、追求完美、種族存續、意志的作用(完成某事的努力與過程等)、世界和平(俗稱和谐社会?)、局部秩序化(即維持差異、區域性 entropy 的減少,有些人稱作 negentropy。即使這會加大其他地方的 entropy,或者說犧牲了他者。若最終的結果是每個部分都一樣,那麼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這過程中創造些不一樣的事。生物的產生致使複雜度增高以及秩序的建立。)、知識的累積與探求(如浮士德)等等為正統的(這些當都能達到部分的自洽;所以有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另外,或許有一天我們能證明所有足夠具體的指標都不夠圓融。Who knows?)。更麻煩的在各項因素會相互影響,例如前述,我們可以利用輿論與教育改變人們的情感與想法。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評價方法,我們很難定義出何為「最佳」且無爭議的。加權的權數如何取捨,於某部分來說我想算是個體「自由意志」選擇的自由。沒有標準解答或對錯。
再者有些人就算能意識到所考量的向度過於狹隘,還是會以為生命中重要的也就那麼幾項,打著公平正義(別忘了我們是善於比較、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動物。甚至只有損人,而不利己亦在所不惜:比起你有我沒有,我們寧可大家都沒有。)、大愛等等的名號,而決議以之作為評判基準而忽略其他的。果真能考慮任何的變項,我們怕也無法找出個每個人都能接受的準則。我認為,正是因為這各個人不相同的權數定義,使得人間充滿紛爭。但我們莫可奈何,而只能任由這容許不同意見存在的自由,同時箝制我們自己。換句話說,最佳情況也只能是大家共享相同的經驗與思慮,並制定出相同或極為接近、使每個人都沒異議的權數罷了。但這將會困難到如同要大家對幸福的定義都相同,於當下也實屬不實際的夢想,除非我們能造出、並長久維持如 utopia 般的機制。還別忘了,這權數是因事因地制宜、時時變動的,對不同情境有不同考量。
ま、以現階段來說,要如何解決權數問題、得到整體最佳加權評價的方法,有哪些變項、對每個變項的權數、以及每個個體的權數(如前述,以這邊的標準,人既非生而平等,也不是平等存在的。我們能達到的,頂多是共識。)都能良好定義且不起爭端,以臻大同世界的基礎(能解決相當於已經制定完美法律),還不是我要探討的就是。這邊只談定義,只說理論原則。
立場決定觀點與是非決斷
前面提過了人的短視與無明。就不論因自私自利之心、因好惡不同所起的偏論(甚至可能自認為誠心誠意為著別人,實際上還是脫不去我執:人很容易自己騙自己,並把錯的自以為是對的。);當人已經有根深柢固的偏見、既定的態度與立場時,總是喜歡加重與自己意見相合,而忽略自己所不同意的事實;造成意識形態勝過真相(見社會心理學)。而事實僅僅是真相的一小片拼圖,即使 99.9% 與自己的期望相左,也總是找得到那 .1% 符合自己希望的。於是人們常常拿現象來印證自己的想法,而非改變自己以符合真相;無法打通自己的心,看見全局。
從這角度來看,所謂真善美的「善」,籠統而不準確的說法還包括公道、倫理道德、禮儀風俗等我們覺得「好」卻不一定萬世通行的東西,都是種試行錯誤。人們祈禱(…好吧,「希望」)世上能有泛用的評鑑標準,但由於每個人著眼點不同,因此只好一個接一個模擬。當乙覺得甲的標準不好時,乙的意見就納入了這評判標準。之後丙丁的加入,又使這標準圓融了點。但這樣的過程總是有闕漏的,例如在幾十年之前,對於生態環境的評估、該如何評估就還未納入公認的標準中。而時至今日,環保意識漸漸抬頭。[補]且無論多麼努力,即便能歸結出一個普遍為人們接受的標準(例如說佛中,將「所關聯整體」定為古往今來所有有情眾生,而「最高加權評價」為能得到情感加權後最冀求的抉擇。);我們在邏輯上還是無法達到一套鉅細靡遺又絕對不生些微變化(符合任何時代共識)的標準。
令我快慰的是,用這個定義看似可以將前面兩項以及在 Watchmen 的討論統合其中。當我們把「整體最佳加權評價」限於個體時,就能導出本文第一項結論。由於個體的所有行為勢必會影響到所處環境整體(個體不能獨立生存),因此若有違背事實、不自洽或使整體不能苟同等等的情況,則整體勢必會反過來影響到個體的評價。因此為了達到最佳評價,對個體來說,一個好的「人生意義」必須具備前面所述條件。而將評鑑所指涉之點拉長,並將評價的方法訂為利益時,則能得到上述人類種族的存在意義。相對的,將眼界縮小,並把所關聯整體訂為「有情眾生」,則能得到 Watchmen 中怎麼為人處事的結論。若再將範圍縮小到相愛的兩人,又能獲得姉恋模様中「正しい夫婦の在り方」使對方於精神生活上得到滿足、橫亙長期生活具有保障之類的初衷。需要注意的是,由於人類對伴侶在情感上通常只能容許一個對象,因此這是一個排他性的契約。暫時看來,這樣的說法是一網打盡了。
講到這邊,各位應該就能嗅到我未來的走向了:以程序、方法論之後設思考為主,尋求自圓融的方法,而不是去趨近、得出個結論。對於他者之意見,應述而不作,或以子之矛、陷子之楯(如还吾庄子所述)。就算其價值觀存有漏洞,也只能從整體的角度(涵蓋整體,而不僅僅是個體的視野)來顯現其不能自圓其說處,或者進一步探討各個選擇將導致的因果結局。頂多試圖圓融之,而不應該將其導向自己的價值觀體系。除了情感與成本方面的考量,更因為這世上沒有絕對正確的體系。當然這不否認圓融之的結果就是趨近於自己的體系。但這不應該是意圖,而純粹是結果。有些人(如老頑固:頑冥不化、擇固執?)批評所他人時,用的工具是倫理道德、風俗習慣、個人經驗等;但其實這些都沒有其正當性。在這不存在絕對道理的世界中,唯一能避免齟齬的是大家的共識。共識會與時消息。以當前的人類社會,要達到共識起碼須具備合理性,或是說邏輯上的正確,一套邏輯自洽、足以自圓其說的系統。因此沒有什麼好壞,能定對錯的也只有「是不是說得通」。所以我們看人的方法,實在也不能說他如何地與我的經驗相違,所以我討厭他、覺得他是錯的。頂多只能說因為他的思想哪裡有矛盾,因此可能(或許我們自己,這個評鑑者並未看清全貌。)是不對的。(唉、不過是最近在 Wikipedia 上面有些原則性的疑慮,與人議論後用戶頁與用戶討論頁就一直受到攻擊,直到現在都被半保護起來了。不能說有因果關係就是,更不能說我的言論就是對的。但總是因此有感而發。)接著,還得想想可以使哪些招數來讓人容易達到高評價。
2011/1/23 16:21:10
雖然結結巴巴了那麼一串,但我還是得提醒大家,生活不必過得那麼痛苦。雖然「人生意義」這問題或許是大家都想過的,但對一介個人來說,想太多只會招致無謂的煩惱憂慮,甚至背負上沉重的責任。最好的方法就是…別去想。過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不是?不會覺得將這說為「個人的選擇」,而放棄大家都幸福的機會,只會造成大家都不幸嗎?相較於時時為這類問題頭疼,還不如每天快快樂樂過日子。今天就算真的知道人生有啥意義,擺著張苦悶的臉,又怎能說服自己已經活得有價值了呢?沒看那些智能不足的,很多其實比庸庸碌碌、孜孜矻矻以至兢兢業業、戒慎恐懼,甚至動輒得咎、草木皆兵的我們快活多了?就算鄰居兒子高中第一志願、月入數百萬或死了夫婿,那也不是你的啊;你頂多只能為他高興、替她們哀悼而已。個人有個人的幸福,不必想這麼複雜的問題。當然,多少也要有這麼講、常常相當於同時說「子子孫孫、其他人怎樣干我何事?隨他去!」被喊做自私自利的覺悟就是,除非你還是決定鑽牛角尖。不過…唉、那又要扯到上面拉拉雜雜一大堆的因素與權數問題了:自己的幸福與定義內的各項因素孰輕孰重?各該占多少比例?既然無法完全估量,那應該深思到甚麼程度?舉個實在點的例子,我們到底要永續發展到甚麼程度?(這議題的嚴重性見 2010/2/25 的討論。當我們說「不覺得明明有更好的路可以選,你卻偏偏選條狹隘的擠進去?」或「其實你應該知道發展科技來便利生活、生個小孩來含飴弄孫比較幸福吧!」、「連這個都不要,你不覺得很悲哀嗎?」時,我們不知道的是人類的文明、龐大的人口對地球已經造成多少的負擔,我們的幸福可能對除了我們之外的整體環境造成了多大的生態壓力。)甚至考慮到 entropy 的增大、宇宙的發展(如恆星對原料的使用),「永遠」這回事本來就是痴人說夢了。或許那對我們來說也沒意義就是。請想像 10¹⁰⁰⁰⁰ 年後…大多數人只會說,何必去想呢?而在那之前,人類這個種族幾乎可以斷定不可能維持現狀。
所以,對你來說,終究是個人的抉擇、你自己的抉擇啊。只要與你有關聯的人對你的作法都沒批評,那也就夠了。上面這些話通常只在行為造成的影響過大時,才會產生實質的效用。其他,都不過是可以用意志忽略的尾數誤差罷了。
2011/1/31 22:07:36

小結

人生意義不存在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的標準答案。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一套別人駁不倒的長篇大論,只要不違背事實、能自圓其說無矛盾,並能為大環境所接受的都是「好」人生觀。
雖然說服眾人同意並非必要,但假如想維持和諧(保有秩序、不起衝突、和睦共處)的社會與日常生活,最好處在一個成員都具有共識的體制中(辭意見 Justice)。
若是這樣還不能滿足,非要一個「人往何處去」的解答,那麼可以想辦法達成對古今中外一切所關聯到的事物永續、且最佳的選擇。(まあ、乍聽之下說了等於沒說。不過人生本來就是這麼簡單呵!)
2011/7/11 19:04:01

Tweet


Perl by kanashimi, 2000/12/10 05:10PM-2005/7/5 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