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C(心靈與未來資產的制御)

請注意

本文採用逐話評論的方式撰寫,較不具結構性。
這部作品的設計頗為有趣,有點像是 SHUFFLE! 所表現出的新意。そうだ、四畳半神話大系也是這樣。作品一開始就提醒我們由於貨幣的流通,人的存在失去真正價值而被物化(我流解釋)。然後主角設定為金の亡者…訂正,為沒錢所苦的大學生,希望藉由考取穩定的國家公務員工作以安安穩穩度過一生。雖然主角對好好女孩生田羽奈日有意(話說這女孩也怪怪的,就算是為同學著想,普通不會做到這種程度吧。看、人家都會錯意了。),但對方早已名花有主,還是有錢少爺這事似乎暗示愛情其實也不值得奉獻。(不過人家好心可不是人家的錯呵。雖然失去女主角的大位,可別像金色夜叉還要人好看啥的啊。)
然後是糊里糊塗被推入火坑…更正,像 東のエデンLIAR GAME 女主角神崎直一樣,突然獲得神奇遊戲參戰權的主人公余賀公磨就這麼開始奇幻的旅途。つうか、日本(近來)這種突然具有某種能力的作品似乎不少。例如 BATTLE ROYALEぼくらの也是這樣。又為了平衡視聽(總不能讓好處全被主角占盡了),通常還附加一定的風險。像本作除了迎合觀眾而將主角設定成大學生,還拿出「隨機抽選」啥的僗什子手法挑出主角為アントレ補充要員。用膝蓋想也知道金融街這種機制太過沒效率,還想有效率的賺錢?雖然了解在這時代要造出吸引人的劇本,staff 無不想破頭,只好造出這麼破天荒的神奇故事,不過其實多注意平凡中的驚世駭俗不也很好麼。
ま、結語還是同樣一句,期望能帶來點新東西。以我個人來說,像攻殻機動隊一般多點議論是比較好的。
2011/4/20
金融街某方面說來好比現實世界中,華爾街市場經濟般的機制。顧盼日常,我們不也是這麼兢兢業業來著?只是在金融街求勝所需要的能力與現實中的不同,現實也沒那麼方便或奇幻的手法罷了;感覺上遊戯王來參戰應該會很得心應手?另外,上面那轉來轉去的「街の資産総額」(#9 中官方翻譯 "Total assets of the city"、「全市总资产」等)該不會相當於國家 GDP 一般的東西?金融街生產總值?只是增加的速度似乎又太慢了…應該會有人把每一集中的數量拿來比對分析吧。雖然這與本作的核心價值可能沒太大關係就是。
2011/5/11
話說錢雖然有用,但並非萬能。當然我們也聽過錢非萬能,但沒錢沒權勢卻萬萬不能。三國壮一郎對公磨的訓示「有錢應該花在錢本身之外的東西上。但真的想完成志向時,沒錢不是更慘麼?」說得更清楚點,就是情感的評價應於金錢之上(見人生的意義)。所以錢是拿來當作工具及手段使用,不是當磚塊囤積的目的。
除了兩位主角,自 #3 起還以サトウ這個腳色輔助解說。本話提到有大量暗黑貨幣(可視作無法分辨的偽鈔)流入現實市場的現象。照理來說會造成通貨膨脹吧?而作中金融街的存在是否又暗示著(我們觀眾與 staff 的)現實中、什麼樣的對比與意涵,可能也得再看下去才會知道。希望別虎頭蛇尾就好。
令我好奇的是,在アントレ的場景不時會有間斷(跳躍)的現象。不知有何涵義。
2011/5/11
#4 情節還是相當緊湊(褒め言葉だ)。壮一郎似乎想要買收極東金融街的股份(另一種說法是選票,或是人心。),藉以改變極東金融街的走向甚至運作機制。對此我想如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中所言,比起這種超自然的大起大落,我們的現實可愛多了。公磨因為贏了經濟學教授江原大介,造成其三個孩子都平空消失而感到愧疚。這邊提示了將未來作為擔保品的企業家應該多生幾個孩子,人的未來不可限量?總之是悲劇,壮一郎想要改變這機制(而成立保險公司?)也不是沒道理。本話後部以壮一郎的得勝法,諭示為了不對現實造成過大的影響,理想的方法是贏得合理範圍的勝利。但以 OP 的表現,或許兩人的理念到故事最後還是有差異,造成不得不一戰的結果?我倒覺得這就像是作者操縱著劇情起伏,不是為了無法避免,而是為了滿足觀眾與自己的安排
公磨於電車上見到「自殺者急増」的新聞橫幅,是指日本政府操作主權基金的影響、ミダス銀行最近才擴大個人顧客的營業,或是暗示觀眾的現實世界呢?(別想太多,只是諭示金融街對人類整體的負面影響罷了。[補]
另外本作至此似乎沒提到過要當個生產者?沒人從事生產,大家都只想經商,那資產可不會有實質上之增加的,會變成零和遊戲
2011/5/12
壮一郎的理念是為了維持現實的平衡、減低衝擊,堅持到 time's up 以微小差距險勝,藉之減少對現實的影響;並進一步利用這機制造福日本(他忘記了不只是日本,應該是全世界。不過這牽涉太多又太繁雜。)。要達成此目的,必須先握有足以控制情勢(包括金融街中的ディール與現實中經濟局面等)的能力;並擬出策略,以現實中的財力做後盾,採取必要的作為。以本作來說,他利用椋鳥ギルド,召集手下以獲得準確知己知彼的情報力。現實中壮一郎以一己之力買斷日本國債,則令我聯想觀眾的現實中,是否也能藉由古道熱腸(而不是以賺眼前近利為目標)的企業來挽救經濟?
要維持較低水平,需要擁有遠高於此水平的能力;這種說法令我想起宇宙のステルヴィア的光太。雖然無意突っ込み,但這麼強調此信念令我有些不適應(這有如此重要麼?)。
看到這,我不禁想到這次的作品能夠把金融街滅掉嗎?(以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來說,就是連魔法少女的機制都消失,世界回復沒有超自然機制的生活。可惜まどか未竟全功。)的確,如之前所述,將「金融街」這種機制視作現實也未嘗不可(本話中壮一郎提到他正是把金融街視作另一個現實);但不同的是超自然現象的有無。前面提到,無中生有的黑錢理論上應該對現實造成影響;或許能因為這種超自然機制而不露出破綻,但總覺得這是遲早的問題。畢竟以我們的認知,除非是存在於概念世界如 THE MATRIX母體或社會科學等言人人殊、「沒有標準答案」的理念,否則宇宙中要隨意改造可不容易。雖然相對而言,這種機制果真存在的話,那麼讓世界上每一個個體都長久維持在滿足的感覺中也不是問題就是。本作確實也不打算利用這超自然能力直接解決這問題,#5 最後以サトウ的報告指出金融街會消耗人類的未來(說糟糕點,就是社會將為之崩毀。),提示這機制果然無法完善。假如以看到現在的劇情要預測結局,我猜會是公磨認為賠上人類未來終究不會是好事,因此與想要利用這機制平穩現實的壮一郎發生齟齬。兩方一戰,公磨勝利後應該可以廢止金融街(起碼是極東金融街)的運作,更理想的是使金融街消失。當然,另一方面我想要讓金融街完全消失,或許對 staff 是不太可能接受的處置;因此比較有希望的是讓金融街壊滅。不過只要一天存在,就沒辦法排除再起的可能,因此我個人不太希望以這種方法安排結局。ま、也不否認很可能我想太多了。反正我總是想太多。(←キレた!)
題外話,公磨發現羽奈日並沒因為自己戰敗而受到影響,顯示羽奈日與自己關聯度似乎過低。ちっ、果然是自作多情哪,這寒酸男。(←這傢伙!文章作者有病啊!快、快送他到精神病院、銬上電子腳鐐,別任他再出來危害世人、玷汙國人的純潔心靈了!快快快!)他にも、このアセット、生意気!
2011/5/14
#6 幕間打一開始公磨的對戰敵手宣野座功就提示何不走另一條,以公磨一半資產(似乎在商量宣野座替公磨出錢給金融街)避免兩方間的戰爭。雖然以後來壮一郎的話,宣野座似乎常常這樣;不過由サトウ的調查,他事實上卻只輸過與壮一郎的一場。所以這種上貢了事的場合似乎不算平分秋色,而是出錢的輸?或者說他是在上一次對上之後就一直逃避到現在?(OHP 只說他打算這次敗給公磨後 pass 掉所有交易,沒說之前如何。)這點按下不提。沒想到在接下來這話就提及前面所言,認為賠上人類未來不是好事的腳色。大力推動慈善事業的宣野座(那些兒童所畫的「未來」令我想到宇宙船地球号的「お絵描きイベント」。)與背地裡支撐國家穩定的壮一郎,雖然同樣都在「行善」,但卻持有不同的作為。一個不想倚靠金融街,另一個則以黑錢為改革重心。サトウ大姊不負眾望(?)的再次出擊,以絕妙的魔鬼身材(這有必要嗎?太照顧我們觀眾了。)解釋兩者的差異。以我的話重述,壮一郎所做的有如現在的我們追求安逸舒適,卻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短視近利終究會導致人禍。不過這種講法還是有點幸福恆定論的味道:要說相交只能產生災禍,其實和ゆきうた等作品聲言「世界上的幸福總量恆定」一樣的異想天開。話說人的立場(對於自己到底快不快樂、幸不幸福等)可依賴於個人的想法,而不若物理定律一般堅如磐石;因此正確解答應該是「不一定」,而沒有絕對的規律。例如,雖然對物質生活的極致追求,到頭來可能造成超過一半人口的消弭;但活下來的人或許會覺得更幸福也說不定。即便如此,我最多也只能說金融街這比方打得不好,而無法篤定無有此類情事。壮一郎對此論表現出他的不屑。他雖自覺到,自己為了不擇手段的達到社會平穩,可能正侵蝕著人類的未來;但他認為現在都顧不好了,甭提未來。而未來靠的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既然正義與黑白是由贏的人所定下,且自己有理想,要交給別人不如自己辛苦些;那麼還是得到最後的勝利比較實在一點。ま、相對於依舊迷惘的公磨,我還是不改上一話所提的意見以及之前想法就是。依本話中公磨台詞為伏筆,後面應該會提到真朱の正体(其存在與型態之意義)吧?
2011/5/20
本周看來只能做劇情簡介。#7 主要作了背景補述,在內涵面上似乎沒啥太大發展。本作至此幾乎每一話的上下半部皆各自述說著一個故事。A パート中,壮一郎面對即使企業出現危機依舊處變不驚的父親匡文,卻不能認同他為了生意可以犧牲自己女兒(卻能救回公司)的做法。但因為妹妹貴子最終陷入長期昏迷,他也只好心を閉ざす,一心工作。(Q代表了貴子可能甦醒的未來?話說這アセット的強度已破格了啊。)
B パート真朱獨白道公磨是個怪人。其他アントレ都埋首於賺錢,不像擔憂著未來的公磨,煩惱這煩惱那。此間提到アセット是アントレ失去的未來所幻化的型態。這邊令我在意的是「失去的」這個詞。也就是說,為了成為アントレ,他們賭下的就是アセット嗎?這部分我直覺還是別想太多比較好。但我還是不禁要猜想真朱可能是公磨的親人或是未來的伴侶。
公磨說他會這麼關懷他人、對所處境況充滿疑惑以及對傷害他人感到躊躇,其實是為了不傷到自己,而非出於良心而不想傷人。最近好像在其他動畫也看過類似言論啊…這部分,我想日常生活會這麼作的,怕受傷害固然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吧?何況表現出同情總比冷酷來得好;就如同誠摯道歉雖不一定都能挽回一切,相較於一點悔意也沒有總讓人舒坦些。
下一集亞洲金融風暴…更正,東南アジア金融街の破綻;看起來會提出〝C〟的另一個涵義。
2011/5/27
お?#8 似乎脫離虛構,進入現實了。本話開頭兩分鐘就扯到還沒完全塵埃落定的環球金融危機所致香港雷曼兄弟迷你債券事件以及金融街對現實的影響:大致可確定故事背景包括加勒比海原先存在一個經濟強國カリブ共和国,因金融危機、金融街の破綻而消失無蹤。顯然在事件後才進入日本極東金融街的アントレ堀井一郎對此毫無記憶。本作發生的時間點則是リーマン・ショック後的現在,虛構東南亞再度爆發金融危機。而日本狀況也不怎麼妙,嗅到危險氣氛的投機者,如情報屋竹田崎重臣準備換人民幣計價。不過我想再怎麼說東南アジア金融街那資產減少速率未免太快了,搞不好吃頓飯回來就成為幻影不是?而民不聊生,或說宛若每個人都得了夢遊症般徹底絕望、了無生機的街景也稍稍過度了些。連這狀況下極東金融街都還在緩慢增加資產,那急遽消耗的東南アジア金融街不就正在種族滅絕了?更糟的是這結果否定了上面「使金融街破滅」的解決方法,也就是說比較妥切的處置應該還是使金融街完全消亡。要不就是想辦法讓人們完全脫離、不再需要金融街,而使其沒有作用吧;雖然這說來說去都只能是治標不治本。
#8 較大轉折在後半部。竹田崎提到他重視的是本話標題「信用」,所以他的目的不是在賺錢。將金錢與未來放在天平上,他要看的會是哪方較能信任。サトウ也提到重要的不是錢本身,而是信用。しかしなあ、信用?那應該是現代資本主義所衍生出的評價項目吧(「評價」的含意見人生的意義)。當然真誠待人是我們所應具備的美德,但提高到第一要務,それもどうかしてるよ。為了信用而殺人就算贏得了商譽,無論於何種條件下總能說是善行麼?加上業務員真坂木(這家銀行就這麼個行員啊?沒看到其他的啊。或是說這家銀行連業務員都電子化了?)說破產了就沒法子回復,於是公磨也將重點擺來了「到底現在與未來何者較為確實(值得信任)」這上面。之前 #6 的討論,到這話成了公磨「是否要犧牲一點點現在的舒適,換得光明未來?」與壮一郎「連現在都沒了,全部都崩毀了,又哪裡會有什麼未來!」(他可能怕日本沈没?)之爭。何か、爭論的水準似乎降低了啊…兩者其實都是對的嘛。重點可能是事態的嚴重性罷了:還容許犧牲點現在以保有未來,那當然不需要強調保全現在的重要性。但若是現在的情況已經嚴重到不能允許任何犧牲,否則連適應力強的都活不了、當下將完全消失的話,那麼就算未來辛苦點,「存在」總比「悲慘」來得好吧。好死不如賴活著不是?他倆的爭論其實就算不是殊途同歸,也是相容的;只是面對不同局勢時,應該採取的不同策略罷了。以這角度來說,綜合我們觀眾所見資訊,壮一郎似乎比較正確。(即使我們都明白 staff 傾心主角。)#9 的預告也提到,由於自新加坡爆發的金融危機,日本也受到牽累。市場瀕臨崩潰,局勢似乎已經嚴重到無以復加之地步,不得不採取非常行動。ま、也有其他不同看法就是,例如認為現代的市場經濟都過於短視(追求當前的利益、投機),因此認為壮一郎的做法不會有未來等。最後聽著東南アジア金融街の銀行員(真坂木的兄弟?)那奸笑,金融街の崩壊顯然對其有利呵…ミダス銀行不會是地上げ屋吧?拿人的存在換取暴利?灼眼のシャナ“紅世の徒”
#8 中特殊的一幕是井種田駕駛中,公磨的夢境。夢似乎暗示了真朱是公磨原先應該有,而被父親抵押掉的妹妹或女兒。縱使那取名的聲音聽起來是公磨,我猜測以真朱與父親有關連這層(#9 由井種田提出的相片,真朱與父親的アセットムア幾乎一模一樣,只差ムア是黑髮。),加上「女兒」這個未來未免太遠了,所以是妹妹?
本話心得還是重在幫忙寫大意(哀)まあ、好歹穿插點分析就是。下一話看來會有ミダス銀行高層(或起碼真坂木之上的窗口)出現。另外,本作該不會真的只有十話…果真如此,壮一郎的「C」,#10 標題該不會是 "creation"?就算是這樣就完結,以內涵面來說,我給分仍是會略高於上一季最佳動畫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吧。主要是因為まどか一作中的主題多已是我這邊老生常談的東西,相較之下本作新意還濃些。
2011/6/4
#9 一開始又是一連串世界依新訂下之損益,照應有局面重新修正的場景。在當今地球村,世界的經濟是相互牽連的,一國過大的變化很有可能會影響到周邊國家,甚至全世界。尤其是工商業蓬勃發展、交流活動多的經濟體,其產生的問題與管理體系的決策,常常牽一髮而動全。壮一郎為預防「C」(可以想像成金融街版的金融海嘯,可能會造成大規模經濟不振、勞動力與勞動機會消失、失業率攀升、自殺率與犯罪事件數推高、出生率趨近於零等等情況。)的危害,痛下殺手鐧;拿ダークネス(應該是俗稱黑卡美國運通Centurion 卡「只要在地球上合法」之パクリ)印鈔票,在鋒頭上大量買進日本企業股票,而避免了「C」本將造成的破局。但黑卡結帳的那一刻,日本一部分的「未來」也隨著他被繳出的未來而消逝。這裡的特殊效果還真不錯啊,好像很雄偉的樣子。原來生產黑錢輪転機是吃城市的未來長大的,那尖叫聲好比受虐待的灰姑娘…更正,把未來當作汽油在跑的渦輪引擎(這兩個爛譬喻好像沒啥差別…)。有錢人就應該有特殊的待遇不是?要不賺那麼多錢有啥用?(笑)看到那黑漆漆(應該說髒兮兮)、漫天飛舞的黑錢,壮一郎該不會也要來個類似量化寬鬆的方法?如同現實中當下 Fed 開動印鈔機拚命印鈔票買自己家國債,他則拚命印鈔票買自己家股票。雖是只有金融街存在才能耍的手段,不過導致劇中日本股災的根本原因與現實的美國不同啊。
本話結尾公麿果然決定與壮一郎對立。看了官網的預告,サトウ所言「阻止するための方策」該不會是趁壮一郎出手前將他打敗?看到這我突然出現疑惑:雖然前面作了那麼多現在與未來何者重要的討論,但我卻以為無論是犧牲未來去救現在,或完全不插手、讓當下就這麼持續到未來,這兩種做法以宏觀的尺度來說不該有差別吧?舉例來說,地底有百萬噸的鐵礦,我們可以現在挖空,或是十年後開採;但鐵的量本身不會增多,也不會減少。所以兩個理念的爭奪,或許在宏觀尺度下相差不多;無論今天是讓「C」來臨或像壮一郎力挽狂瀾,在我看來結局都會造成那些慘況啊。公麿雖然說「『C』よりもっと酷い!」但我實在不能想像連上海都受波及的情況下,體質已經變脆弱的日本能好到那裡去。(話說這邊我還想問的是,比起新加坡,像泰國、越南或菲律賓這些市場不會先倒下嗎?或者 staff 僅要表示新加坡內地實在太小了,後繼無力?)應該說像金融危機這種東西,是無論有沒有金融街存在,都可能發生的。真實世界中我們才剛體會過次貸危機,更甭提歷史上的種種。所以任其肆虐或以金融街版的國安基金抗衡,恐怕一樣都是凶多吉少。能說的只有如同壮一郎般多做可能造成能量的白白浪費,entropy 徒然加增罷了。
本作請到對經濟有所研究的週刊東洋経済副編集長大坂直樹來作監修,每話簡介都有其解説。大坂提到原先的設定中,壮一郎算是指數基金經理人般的地位,而公麿則是會利用自己頭腦、有主見的基金經理人(像是對沖基金嗎?)。這點我實在沒想到,也看不出來啊。話說連(依其所見)光會隨波逐流的指數基金,到底是否真算懶得動頭腦,或者其實是大智若愚、無為而治;以及這種投資方法對經濟發展有何利弊,我都還沒能力分析啊。
やばっ、這次心得竟耗了一整天,要緊的事都還沒做…
2011/6/11
看這部作品似乎都得先幫其作解說才行。(好吧。其實是因為我的程度太低,所以覺得需要先做解說。)
#10 一開始,Fed 主席就聲言無法容忍美元大貶,準備進場干預,促 G20 以 500 billion USD 操作匯率為替介入)。這裡的用詞為「~を正当化する」。まあ、也就是說這被(我們戲)稱作「世界警察」的泱泱大美國,其殫心竭力所謂的正義,實際上就如同司馬昭之心吧。想到其在中東的戰事…おっと、喋りすぎかな。當然,我們自己不見得比較好就是。沒人能夠自稱是完人而不成矛盾的。Fed 的宣言表達了捍衛美元的決心,加上美國經濟國勢尚稱強大;這猶如為積弱乏振的市場注入一劑強心針,使各國金融機構紛紛拋售各國貨幣,購買美元。此舉甚至使得「C」將逆流回日本。我有點不解的是,這邊買美元的不該為國家的金融機構,而應是投資客與一般民眾才對?以國家來說,當以本國利益為優先,不太可能直接放棄本國貨幣吧?此外,其實這時候資金應該會流向保值或是生產性的產品,例如貴金屬或是期貨,避免金融性如股票這種華而不實的非產出型、又摸不著的東西吧;正如同現實中正居高不下的黃金價格。まあ、#10 光開頭不到一分鐘的アバンタイトル就如此精彩。由這一小段兩位行員的對質看來,各金融街的行員不但都這副嘴臉,之間似乎有所競爭;而每家金融街也就這麼一隻行員的樣子。壮一郎還指出了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世界強權,其成長伴隨著對金融街的操作,並在屢次遇上危機時使得周邊許多小國家(包括カリブ共和国)為了擁抱美金,都一一消失了。也因此,北美金融街長久以來累積了許多 super entrepreneurs。
OP 後,壮一郎一如之前預告,展開 QE2…すまん、間違った。企業回收作業 part 2,使用尖叫聲傾印了…兩兆円?(依照 #11 起頭的說法,應該超過数十兆円。)哎、話說對這世上第三大經濟體,GDP 達 547兆円的日本,就算是兩兆円的ミダスマネー,畢竟還算是很小的一部分;欲使之惡性通貨膨脹達到「紙くず」的程度;就算是加上情報操作(井種田必定有數一數二 super hacker 的能力了…想像的世界中這種傢伙似乎特別多,無論是 SF 或是動畫、電影。),還是讓我相當驚異啊。原來信心崩盤就這麼簡單?況且要達到那種程度,普通人都活不下去了。我想,就算短時間內可能,要維持長時間都這樣恐怕是不容易的。而現實中發生這種「名實不副」之情況時,通常就是投資的好時機了。資產皆以日本円計價的公麿一行,就算在通貨膨脹下,在比例上和壮一郎依舊是天差地別、一樣的無力,又怎麼與之對抗?果然後面サトウ大姊就倒地不起,將自己的未來、ジェルジュ轉手公麿。這段 deal 相當精彩。就不知背部浮現生命樹的ジェルジュ是否與公麿拿到ブラックカード有關聯。
我猜本作結局會是公麿得勝,但我還是得重申上一話的想法:無論是選擇哪種,一樣都應該是慘。一個是人們消失或是無気力、一個是半邊日本沈没。兩者其實是一體的,牽一髮動全身。若是 staff 不插手硬是將公麿的選擇增值,我想甚至會慘到分不清哪個比較糟糕的程度。
2011/6/17
#11 的主線,一邊是壮一郎與公麿持續著 #10 最後預告的 deal,另一方面日本民眾卻已形同不知還有甚麼能夠相信的驚弓之鳥,徬徨得如同無頭蒼蠅。對於大貶特貶的日本円與混亂的經濟、民生局勢,無論是政府或是有力者(對此局勢具影響力的大政經人士)都沒拿出有效的處置方法;於是大家都只好看著辦,或是說擺著給他爛。這最後一話中,黑錢終於現出原形,失去了魚目混珠效用;甚至因為極東金融街的市場閉鎖而灰飛煙滅,造成社會大眾的恐慌。對於作中日本經濟幾近崩盤的局勢,說實在我並不覺得以現實中日本的規模與政府的應對,有辦法糟糕到各國停止匯兌的程度。以日本的體質,要落到這種程度,周邊國家勢必也會受到大幅影響;因此其他國家甚至不能放任日本破產,而會祭出救濟措施,如同眼前希臘債務歐債危機的情勢(參考 2011/6/5)或更早冰島瀕臨國家破產的事件。好歹也會先拖延個把個月,由各國共同討論看有啥挽救的方法才是。實際上可能的結局應該是日本官方出台新政策,而最差最差也不過債務重組吧。當然,staff 可以說今天名稱叫「日本」,實際上暗指非洲小國之類,那麼情勢或許真會頗糟。
相較於之前幾話,這最後一集的密度似乎比較低。簡單一句話,就是公麿打敗壮一郎,逆轉印鈔機(姑且不論「上面的人」是否允許這麼作),讓大家的未來回來了。staff 與(不包括我的)觀眾都滿足了。(←嫌がらせだ!)但在劇情鋪陳上,本作的設定總讓我有種骨鯁在喉之感。staff 的設定是,壮一郎只是想無限延伸自己與妹妹貴子在一起的現在(有人直言他是シスコン…),未來怎樣他根本不在乎。起碼在作中,他從頭到尾連一句「你以為我真的完全不顧未來嗎?」都沒出過口,反而還在最後強調「人類總是會滅亡的,珍惜當下有何不可?」。相較於呼喊「連未來都沒了,救啥救?」的公麿,這種態度當然容易引人非議,也造成壮一郎這派的立場薄弱許多。但現實中,普通的決策者通常不會對「現在」偏執到他那種程度。對此我認為設定上理想的解決方法較劇中壮一郎大了一點:兩人的爭執關鍵點之一應該是「我們是否要把有限的資源賭在看不見的未來上」。是故壮一郎理當設定成對公麿天馬行空、不切實際的夢想嗤之以鼻的腳踏實地者;對公麿的「假如是這樣,不是會更好嗎?」一一擊破,使之無言以對。雖然我們總有許多對未來的期望與計畫,但人終究不是神,我們既短視,思想也不夠成熟,所以投資不見得總有回報。相對的,壮一郎過分偏重「當下」,不為明朝從長計議,光是任社會自然發展也不行,會有像發展工業造成環境破壞等下場。也就是說,staff 想討論的明明是「現在與未來何者較為重要?應該偏重何者?偏重比例如何決定?」(好吧,也包括大坂強調的,「金錢」的價值。關於這點,我想相較於金錢,更重要的是「評價」。如前 #3 所述。)但劇中出現的卻全變成了「只關照何者」並捨棄另一項:劇中壮一郎只看現在,公麿只顧未來。我們都知道現實中我們會盡可能兩個都兼顧,因此片中的爭論就沒啥意義了。問題在於(因人類情感等不可抗力因素)兩者無法兼顧,或是決策影響風險過大、很可能無法如願以償;鷹派想賭,鴿派想保本的情況。是以我覺得拿金融街示例也不很恰當,說服力不夠;搞得有點ややこしい,甚至使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還不如拿「是要廢核,而回到使用煤炭、與石油等非再生能源的老路;或是繼續使用核能?」作為例子就實際多了,也更深刻些。現實中的臺灣不就出於「恐懼」這種情感,有些人(可能還不少?)寧可暫時回頭加重煤炭、天然氣等火力發電的比例了嗎。(好吧,這句狂言過於きつい了。先聲明我並非核能的死忠擁護者,但最起碼在這青黃不接的時期,我們權衡得失與行動之迅速當有需要檢討的餘地。詳細請參考 2011/3/12。)連工業先進而宣告棄核的德國都不能保證平穩過渡。(笨蛋,問題不在反核,而是該永續經營了。在該宣導樸素生活時不大力推銷,在這節骨眼才出來反核,不會有些大細目麼?)當然,兩方都還有討論空間,例如我們可以盡力開發更安全的核能技術、或是在短期間內開發有實際效用的可再生能源,並研議何者較可行等。
由於極東金融街的消滅,「C」直接穿過日本而沒造成震盪。但真坂木再現那一幕顯示出,只要有可作為擔保品的未來,就難保金融街再度襲來。看來金融街儼然是種魔法少女般的機制…就像女神まどか(還真神聖)。最後公磨欣慰地看著這個他一手打造出的新世界。雖然街上走過的,已經不見得是他所熟識的那些人們;但比較起使用的貨幣(日本民間日常使用改美元了。雖然我覺得這個安排會有很大的問題,且日本的市場太大了…)、政府顏面,甚至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記憶等等這些表面上的東西,人們的幸福感比較實在。…偉い!不過說真的,能這樣的話壮一郎何必反對呢?總覺得這個世界是 staff 給予的。因為 staff 認同這樣的價值觀,所以公磨的決策最後才能到達這麼美好的世界。若其他人來當 staff,設定個悲壯莫名的終局,那觀眾是不是還能這麼的釋懷呢?

所以我最後的結論,只能說本作有講根沒講一樣。(←この評価酷すぎる!)我們當然都想到達大光明的未來,但在現實條件的限制下,許多決策都只能是「千金難買早知道」。最常出現的爭議,是僵持不下的席間脫口而出的:

當下派「你怎麼知道這樣做會有你所要的結果?」
未來派「你怎麼知道不會有?」
當下派「你能保證事情一定會變好嗎?沒變好你要怎樣負責?你的一條命,怎麼賠都不夠!」
未來派「不做(十年後、百年後)大家都會後悔,你想當千古罪人嗎?」
當下派「你才是,別搞到最後要所有人陪葬!我完全看不出這有甚麼好處,我只知道這樣一來,大家明天就準備當殭屍了。」
重點是,在未來只有一個,且時間不能砍掉重練(不像スマガYUNO 或有無窮世界線Steins;Gate…)的條件下,我們不會有第二個機會測試並更正當下的選擇。甚至就算有機會,有些時候我們也寧可「死,死道友,沒死貧道」。

話說片子都播完了,但還有一些不明瞭之處。雖然已知 Q 等位於貴子;但不只是真朱未能揭開真正身分,隨著金融街的破局,#11 還出現了類真坂木私服(應該說是隨便穿)的形像,讓他變得更神祕莫測了。(該不會是行長?不過既然金融街已經成為一種如日照炎熱久了就生風般「現象」的…)そうだ、那條 "FV=PV+I" 的公式指的是金錢的時間價值,講白一點就是「金錢的未來終值應大於現值」。但這得要把這些資產實際拿來應用才有其效用。守株待兔不可能總是有夢想中期望的回報。
以內涵層面來說,本作與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都很優秀。硬要說的話,我想本作略勝吧,主要是本作比較關注觀眾可以實際拿來應用的議題,而まどか的虛幻成分略高。
2011/6/24
有些人說 #11 這是爛尾,要不就是搞不清楚本作最後到底在講什麼。而一點也不覺得本作是開放式結局的我,除了感嘆一般觀眾未免太過在意主角們的情感(自我意識過重)外,又一次想了想上面的討論。或許之前的想法該做個修正了:兩人意見上的爭論其實不是「要當下還是要未來」,而是「要關係與記憶,還是要幸福」。這樣解釋的話,我倒是較能認同 staff 的做法了:的確,比起痛苦的活著,人們更希望無知而快樂地過生活不是?而壮一郎之所以堅持不做改變,主要可解釋為他不想讓自己與妹妹的關聯消失。
不過,再換個角度來說,假如人的記憶、人際關係(我敢說連文明也包括在內)都比不上幸福快樂,那麼把人們全部退化成猴子不就得了?再進一步,都提到這程度了,那麼人類存不存在過似乎也就無關緊要了。
2011/6/28

Tweet


Perl by kanashimi, 2000/12/10 05:10PM-2005/7/5 17:11